您好,欢迎来到掌眼典藏古玩拍卖平台! 免费注册

古人只会点蜡烛?你知道黄庭坚和陆游的台灯长什么样吗?

发布时间:2017-12-04 11:13:44      来源:掌眼典藏

摘要:青铜雁足灯,简约俊朗,魅力非凡,在秦汉之际盛行一时,成为达官显贵青睐追捧的宝物佳器,但在汉代之后,又似乎销声匿迹。直至千年之后的宋朝,它才重入文人学者的视野,再现昔日辉煌。陆游为之吟诗,黄庭坚甚至定制一件为己读书所用的台灯。

  “眼明尚见蝇头字,暑退初亲雁足灯”

  青铜雁足灯,简约俊朗,魅力非凡,在秦汉之际盛行一时,成为达官显贵青睐追捧的宝物佳器,但在汉代之后,又似乎销声匿迹。直至千年之后的宋朝,它才重入文人学者的视野,再现昔日辉煌。陆游为之吟诗,黄庭坚甚至定制一件为己读书所用的台灯。 文章采自《美成在久》第20期‘雁足灯的两千年之旅’一文,原刊于ORIENTATIONS 英文版2017年3~4月,作者Pengliang Lu (陆鹏亮)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亨利·基辛格策展会会员。

本期的「文物动物园」

棉花君追随雁之足迹

与君一同探寻雁足灯的千年之旅

  【1】

  何为雁足灯

  雁,在中国文化中为一种美好的意象。《白虎通》中称:“臣见君有贽何?贽者,质也,质己之诚……大夫以雁为贽者,取其飞成行,止成列也。”雁飞行时排成整齐的队列,因而在中国古典文献中成为忠诚和守信的代名词。

  而以雁足为灯,这一造型奇特灯具并非近代的新奇玩意儿,而是具有悠久历史的珍雅古物。雁足灯是青铜灯具的一种独特类型,灯柱呈雁足状,上有一圆形灯盘可容纳灯油,始见于公元前三世纪,流行于秦汉时期。汉代诸侯王墓中出土了数件青铜雁足灯,其中部分刻有铭文,指明其曾是装点王宫大殿的饰品。

  【2】

  两件汉代典型的雁足灯

  今年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年度大展“帝国时代:中国古代秦汉文明”展的文物珍品中,就有一件格外醒目的西汉青铜雁足灯。此灯高13.5厘米,灯盘直径11.7厘米,盘心处为可容灯油之物。雁足细节表现得真实细致,雁足、腿、圆形灯盘构成“C”形,其稳定而优雅的形态需要精湛卓越的设计才能。

  青铜雁足灯

  陕西西安北郊出土

  西汉,公元前2~前1世纪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汉代高官重臣和皇室贵胄的墓葬中皆出土雁足灯。它们大小相当,其上还有详细的刻铭,记录制器年代、工匠和监工的名字、尺寸、重量,甚至包括在何处使用,即“物勒工名”。这些铭文折射出汉代工艺的另一重要特征,即严格的质量监控体系。

  典型的此类铭文见于现藏上海博物馆的一件青铜雁足灯之上,即建昭雁足灯。灯盘底部刻四十五字,分成三组,即“建昭三年考公辅为内者造铜雁足灯重三斤八两护建左博啬夫福椽光主右丞宫令相省中宫内者第五故家”。后来盘缘外侧又增刻一则铭文:“今阳平家画一至三阳朔元年赐”。

  建昭雁足灯

  西汉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

  现藏上海博物馆

  建昭雁足灯灯盘底部铭文

  【3】

  宋代古物热中的雁足灯

  雁足灯似乎在汉代以后就销声匿迹了。二世纪之后的考古遗址中不再发现此类型灯具。然而,随着宋代古物研究热潮的兴起,时人对雁足灯的兴趣被重新点燃。

  宋代的金石学者重新发现古代青铜器并探索其含义。他们将器物上的铭文视为具有特殊价值的史料,通过它们可以研究古代历史和古典文献。宋人有数篇文章讨论雁足灯。《集古录跋尾》中欧阳修称赞公元前49年铜雁足灯上所刻铭文的重要性,这是目前所知有关雁足灯最早的文字记录。最早的图片记录见于吕大临的《考古图》。图中雁足灯用线条勾勒而成,旁附铭文,指明其为首山宫(位于甘泉宫内,今陕西咸阳淳化)所作,制成于公元前13年。

  首山宫雁足灯线图及刻铭

  公元前13年

  明代泊如斋版吕大临《考古图》

  宋代以降,雁足灯仍受到收藏家和文人士大夫的高度推崇。宋代四大书法名家之一黄庭坚称雁足灯“制度极佳”,甚至订制一件为自己读书所用。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在他的诗词中数次提到将雁足灯用作台灯,“眼明尚见蝇头字,暑退初亲雁足灯”。

  【4】

  清代雁足灯的收藏与传承

  元明清时代,许多文人士大夫在诗词、文章中提到雁足灯,或将之视为珍贵的古物,或是桌案上的优雅陈设。因此,雁足灯因其高雅的造型和作为古物的高贵价值,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符号。

  至清代,有两件知名的雁足灯在古代青铜器的收藏之中堪称传奇。一件是前文提及的建昭雁足灯。此件雁足灯广泛见载于十八世纪晚期至十九世纪的古物图录和相关文献。1837年,收藏家徐渭仁甚至出版了一本专门探讨此灯的著作《建昭雁足灯考》。书中包括五篇研究文章以及十八首鉴赏诗,由当时著名的收藏家和学者所作。整本书根据徐氏的手稿木版印刷制成,而非更为常见的活字印刷。徐氏甚至将自己的书房定名为“西汉金镫之室”。这些生动的文字表明雁足灯在清代古物收藏家的收藏和想象中占据着无与伦比的地位。

  另一件为竟宁雁足灯,最早所知属于马曰琯(公元867~1755年)和马曰璐(公元1771~1799年)兄弟,两人出身江苏扬州盐商巨富之家。两兄弟因宏富的收藏及对古典研究的支持而闻名当时,他们的小玲珑山馆和丛书楼成为收藏家和学者举办文化沙龙的场所。

  此件雁足灯制成于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在马曰琯和其他名流如厉鹗(公元1692~1752年)的诗作中常被提及。他们高度称赞这件具有两千年悠久历史的雁足灯的造型、铭文、铜绿及其引发的怀古幽思之情,反映出中国古物研究者的普遍态度。当把玩古器时,品读其上所刻铭文,对历史的记忆重新浮出脑海,与古人神交。

  竟宁雁足灯

  西汉竟宁元年

  上海博物馆藏

  竟宁雁足灯灯盘底部铭文

  十九世纪时此件雁足灯转手程洪甫(约活跃于公元十九世纪早期),安徽徽州富裕的青铜器和古籍善本收藏家。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程氏邀请僧人六舟(公元1791~1858年)参观他的藏品,并为一千余件古代青铜器制作拓本。六舟擅鉴赏,工书法、刻印、墨拓等多项技能,享有极高的声誉。他制作的竟宁雁足拓本可谓史无前例。

  竟宁雁足灯全形拓

  六舟

  纸本墨拓

  上海图书馆藏

  六舟将其表现为三维立体状,创造出所谓的“全形拓”。制拓之前,他先清洗掉覆盖在部分铭文上的锈蚀,使之可识读。而后还将这一工作描绘在拓片中,这是前所未见的,上图中的人物便是他自己。更有趣的是,六舟把自己表现得比雁足灯拓片还小,也许是暗含了其对古物的敬爱之情——的确,在历史面前每个人都应谦恭。

  雁足灯

  两千年的历史旅程从侧面反映出多元文化的变革,雁足灯在每一个时间节点上都彰显出极具魅力的创造性,又因其所体现的古典品位,以及信息丰富的铭文而备受珍视。

  燃烧的烛光中恰似有一面艺术与文化之镜,透过它我们不仅看到秦汉制器工艺的独创巧思,更能窥见自宋代以来的古物热潮中,秦汉文化那种持续而长久的吸引力。

  对于雁足灯而言,这无疑是一趟明亮之旅。


本文地址: http://www.guwanch.com/news/6095.html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了
相关文章
最新知识
更多 >掌拍拍卖预展
更多 >推荐拍品
更多 >推荐藏品